放料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放料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三学生赌球欠60万元辍学家中遭人泼油漆

发布时间:2021-01-22 13:18:40 阅读: 来源:放料阀厂家

今年2月,陈小伟家门多次遭讨债者泼漆、破坏。

今年2月,陈小伟家门多次遭讨债者泼漆、破坏。

闽南网讯 5月4日,距离2012年高考还有30多天。炎热的天气里,广东湛江市吴川一中高三教学楼的数十个教室黑压压坐满了学生。然而,“大战”当前, 并非每一个“士兵”都能坚守“阵地”。高三13班的教室里,一张课桌已经闲置了两个多月,主人陈小伟(化名)不见了踪影。

刚满18岁的陈小伟此时正在东莞长安镇的一家工厂里忙忙碌碌。因为沉迷赌球,他欠下了60多万元巨债,在高利贷放债团伙咄咄逼人的暴力威胁之下,他丧失了继续求学的勇气和参加高考的斗志,甚至不敢留在吴川。

每天早上7点刚过,陈小伟便起床上班。直到晚上10点多,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对于目前的生活,陈小伟并不感到劳累和厌烦,而是庆幸能脱 离“苦海”。为了彻底告别过去,陈小伟换了手机,换了电话号码,删掉了家乡所有同学和朋友的联系方式。“我再也不要回吴川。”陈小伟信誓旦旦地说。

在吴川,陈小伟不是校园赌球唯一的受害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教育界人士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吴川一中的情况还不算是最严重的。”

逃课上网染赌瘾

在吴川一中高三13班大多数同学的记忆里,身高1.65米、体重超过150斤、沉默寡言的陈小伟不太起眼。“他经常不来上课,一上课就玩手机,有时上一节课就走。”谈起陈小伟,吴川一中高三13班学生刘小平(化名)想了许久后说。

而在家人的眼里,陈小伟是一个安分守己、按时上下课的乖学生。“我们的家教很严,他从来不带外人回家。”陈父说。不过,他们不知道,陈小伟白天绝 大多数时间其实都耗在了网吧。“我和同学、老师的关系都一般,和家里人也很少沟通,最好的朋友就是几个常和我一起逃课去网吧的同学。”陈小伟说。

在网吧里,陈小伟第一次接触到了赌球。高二上学期的一天,陈小伟让同学帮自己下了第一笔赌注,“买了一百多块钱,输了。”他说。

陈小伟说,他平时的零花钱不多,每个学期从母亲手中要来的钱“最多几百块”。为了解决赌博资金问题,陈小伟向“中介”发出了求助信号。

在吴川的一些学校,有这样一群男生——他们身材高大、身穿名牌、用着iphone4手机,甚至还开着小轿车。他们很少到校上课,校园里偶尔流传关 于他们的消息,也大多是因为他们打了架。按照一些学生的说法,这些人似乎总有花不完的钱,能给那些参与赌球的同学提供资金支持。他们被人称为“校园中 介”。

5月5日,吴川一中一位高三男生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曾有校外高利贷组织想要把他发展成为“校园中介”,但是他没答应,“他们喜欢找长得高大的男生,这样收债的时候对方比较害怕。”

陈小伟透露,在吴川一中,他认识的“中介”有五六个,“我赌球欠债较多后,也有高利贷团伙让我参与放贷,我没放出去,后来那些钱全算在了我头上。”

5月5日下午,吴川一中教导处负责人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我们学校有学生参与赌球,但是没有人参与收放高利贷。”

“只要第二天有认为能赢的NBA比赛,我就会发短信给‘中介’下注,注明要买的比赛、球队和金额。”陈小伟告诉记者,“校园中介”会将短信转发给校外的赌博团伙,赌博团伙再在网上下注,“‘中介’一般会有提成。”

“其实就是学生和校外的人对赌。”陈小伟说,“如果我们要想把赢的钱拿到手,就要和他们继续赌下去。”陈小伟下注金额越来越大,却陷入了越赌越输、越输越赌的恶性循环,“最多的一笔,输了5000元。”陈小伟说。

输钱后,陈小伟不敢向家里要钱,只能给赌博团伙写下一张张利息高昂的欠条,“利息一般是10%到30%,7到30天为一个周期,利滚利。”

无力还债遭软禁

很快,陈小伟债台高筑。2011年下半年,他因赌球欠债本息合计12万元。在赌博团伙的逼迫之下,陈小伟不得不向父母开口要钱。陈小伟的父母分两 次掏出12万元“消灾”,但要求前来要债的人写下保证书。“不再借钱给我儿子,我才还钱。”陈父说,他曾产生过不让陈小伟继续读书的念头,但面对儿子的哀求,还是心软了。

然而,2012年2月14日晚,陈小伟的大姐突然收到一条来自陈小伟的短信,大意为“我没脸见你们了,找个地方死掉了,我输了四十六万”。她赶紧回拨电话,已无法接通。

此后三天,陈小伟杳无音讯。期间,陈家人不断接到赌博团伙打来的讨债电话。2月15日,陈父闻讯从东莞赶回吴川,并且报了案。2月17日上午,陈 小伟回到家中,此时,他已经被阑尾炎折磨了两天。2月19日,陈小伟住进医院。脱离了险境的他鼓起勇气向家人讲述了失踪三天的遭遇。

2月13日下午,一位名叫邓春龙的赌球团伙成员来到吴川一中找到陈小伟。陈小伟被告知已欠债22万(不含利息)。邓春龙命令陈小伟回家要钱还债。

2月14日晚,邓春龙再次来到吴川一中找到陈小伟。得知其没敢找家长要钱之后,邓春龙叫陈小伟上车,车子径直往湛江方向开去。按照邓春龙的要求,陈小伟发了一条短信给自己的大姐,之后关掉了手机。当天晚上10点多,陈小伟被邓春龙带到湛江某家酒店,随后被软禁在房间里。

2月16日上午,陈小伟的小腹开始剧烈疼痛。因为害怕陈小伟身体支撑不住,对方让其和家人取得了联系。

对于重获自由的陈小伟来说,噩梦并没有结束。相关视频资料显示,2月21日凌晨3点,一个蒙面人来到陈小伟家门口,先泼油漆,后放大炮头(一种威 力较大的鞭炮),一声巨响之后,街道上一片狼藉、碎屑横飞。2月25日凌晨2点47分,5个蒙面人来到陈小伟家门外,开始在大门上涂抹油漆,陈小伟的母亲 听到动静,打开房门查看,蒙面人将一桶油漆泼在陈母身上后逃窜。2月29日凌晨3点50分,大炮头的爆炸声再次在陈小伟家门口响起。

接到陈家人报案后,吴川市公安局介入调查。截至昨日,已经有十多人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其中有两人被逮捕。

承担得起就可赌?

为了让儿子彻底戒赌,陈小伟阑尾炎痊愈之后,陈父把他送上了开往东莞的汽车。几天后,陈小伟站在了东莞长安某工厂的流水线上。

然而,陈小伟的离开并没有让陈家恢复平静。每天,讨债人踏破了陈家的门槛,其中甚至包括陈小伟的一位同级同学。“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借过他的钱,也不知道他手里的欠条从何而来。”陈小伟说。

南方农村报记者在陈小伟家中发现了一张他凭记忆写下的借债清单,数万元的本金最终滚成了60多万元。陈母告诉记者,一位讨债人曾表示,他们“在某学校一个晚上的赌金就可以超过一百万元”。

在陈父看来,正是因为自家的经济条件较好,才引来了赌博团伙的注意。陈父常年在东莞经商,事业有成,早年在东莞买下了地皮,盖起了四层小楼,而后 又在吴川买了地皮,盖起了7层楼房。在陈父眼中,“赌博不是不可以,只要能承担得起就行,想当年,我曾经10天时间输掉30万,最多一次赌输了一千万。”

而在知道儿子逃课上网后,陈小伟的父母除了恨其不争气外,还迁怒于学校。在他们看来,如果不是学校疏于管教,孩子就没有机会放纵自己。陈父称,当 得知陈小伟一个学期旷课150多节后,他曾打电话给儿子的班主任询问情况,却被对方以开会为由挂掉了电话。而据陈母回忆,一次家长会后,陈母向老师询问陈 小伟是否能正常到校上课,对方让陈母去问陈小伟。“平时对那些不来上课的学生,老师不怎么管。”5月5日,陈小伟的一位同班同学说。

上述说法遭到了校方的否认。“只要发现学生没有来上课,老师会立刻通知家长。”5月6日,吴川一中教导处负责人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老师在背后做的工作,学生和家长未必能看得到。”

勇者传说2暗黑崛起

山河BT(霸业超变)

决战地下城BT(超V至尊版)

守护英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