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料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放料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岛武郎之死是爱情还是现实的逼迫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4:15 阅读: 来源:放料阀厂家

熟悉《一个女人》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有岛武郎,他以这部长篇小说震惊了文学界,他是日本近代文学史上“白桦派”的主将之一,也是一位极富社会性和思想性的作家。他的作品大都是对人生问题的探索,具有强烈的社会意识、浓厚的理想主义和人道主义,有人称有岛武郎是个在用爱写作的人。在他自述的创作原因中,“爱”就占去了大半。

有岛武郎在他的《着作集》第十一辑中有这样一篇文章叫《四件事》,记叙的就是有岛武郎创作的四个原因。

原因一,寂寞者对艺术的爱。他的原话是:“我因为寂寞,所以创作。在我的周围,习惯与传说,时间与空间,筑了十重二十重的墙,有时候觉得几乎要气闭了。但是从那威严而高大的墙的隙间,时时望见惊心动魄般的生活或自然,忽隐忽现。得见这个的时候的惊喜,与看不见这个了的时候的寂寞,与分明觉到这看不见了的东西决不能再在自己面前出现了的时候的寂寞啊!在这时候,能够将这看不见了的东西确实的还我,确实的纯粹的还我者,除艺术之外再没有别的了。我在幼小的时候,不知不识地住在这境地里,那便取了所谓文学的形式。”

原因二,对生活的爱。原话是:“我因为爱着,所以创作。这或者听去似乎是傲慢的话。但是生为人间而不爱者,一个都没有。因了爱而无收入的若干生活的人,也一个都没有。这个生活,常从一个人的胸中,想尽量地扩充到多人的胸中去。我是被这扩充性所克服了。爱者不得不怀孕,怀孕者不得不产生。有时产生的是活的小儿,有时是死的小儿,有时是双生儿,有时是月份不足的儿,而且有时是母体自身的死。”

原因三,“我因为欲爱,所以创作”。这便是有岛武郎的原话。“是我的爱被那想要如实攫住在墙的那边隐现着的生活或自然的冲动所驱使”。正是在爱的驱使下点燃了作者的创作热情。

原因四,“我又因为欲鞭策自己的生活,所以创作”。正是作者对生活极度热爱,但现实中缺乏向上性的生活又让作者厌倦。为了排解悲观的情绪,为了鞭策自己向前,才有了作者不断创作的**。正如作者所说:“我愿我的生活因了作品而得改造!” 12345下一页

对于纳兰容若之死,人们多以才子早逝的命运来定论,但随着近来纳兰词的再度兴起,人们对他生平的深入研究,有学者提出纳兰容若早夭与他的“艳福”有关。才子佳人常常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好事之人更传出了很多关于这位清代第一词人纳兰容若的风流韵事。不能不说纳兰容若是个多情种子,从他的文词采便可见这个人的细腻情怀,同时也可见这是一个矛盾的人,尽管他有着令人羡慕的出身,但终其一生仍然是不幸的。

纳兰容若于顺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1655年1月19日)降生在北京,其父是康熙时期权倾朝野的大学士明珠,母亲觉罗氏为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一品诰命夫人。而其家族——纳兰氏,隶属正黄旗,为清初满族最显赫的八大姓之一,即后世所称的“叶赫那拉氏”。纳兰家族与清廷皇室有着密切的关系,他的曾祖父名金台什,为叶赫部贝勒;他的曾姑母孟古姐姐,于明万历十六年嫁努尔哈赤为妃,生皇子皇太极。纳兰容若一出生就被命运安排到了一个天皇贵胄的家庭里,他的一生注定是富贵荣华,繁花着锦。

然而,也许是造化弄人,他偏偏是个“虽履盛处丰,抑然不自多。于世无所芬华,若戚戚于富贵而以贫贱为可安者。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之人。因此在他短短的30年人生中,他过得并不快乐。他是抑郁的,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实在太大;但他是家中的长子,也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拥有着大好的前程,这些在别人眼中极为羡慕的出身却成了他的羁绊。家庭的矛盾尚可调解,但对这个多情种子而言,“情”才是他的致命伤,纳兰容若一生的情路也走得异常艰辛。

有人说,光听纳兰容若这个风光旖旎、令人惊艳的名字,就能感觉到其中辗转连绵的情意。其人生的多情,有着完美主义情结,对这个本来就近乎完美的人,必有才貌双全的女子才与之相配,而纳兰在这一点上是幸运的,他一生有二妻二妾,且都是绝色美女。 12345下一页

作者创作是因为爱,现实中的他却又常常被自己的“爱”抛弃,因此最终也就缔造了他悲剧的人生,也许《一个女人》就是他人生的写照。在该小说中,他把一个狂热追求个性解放的女人悲惨的一生,通过她同周围社会之间的纠葛和抗争,摆在特定历史背景和社会条件下并描写出来。明治时代一个叛逆的女子反抗封建道德,追求个性解放,尽管努力追求,但经历种种苦难的结果仍然是毁灭。

在这部他到晚年时才最后完成的大作中,处处贯穿着他对人类的爱,但同时又充斥着人生中美好明朗的一面和丑恶阴暗的一面,他鼓舞人为爱与理想而生存,但又让人深感人生的虚无。这不正反映了作者矛盾的一生吗?在他的世界中,他努力追求理想,但到头来理想却因生活所迫而无法真正践行,内心的矛盾碰击出了创作的火花,但也将矛盾的心灵最终送上了刑架。

有岛武郎家世显赫,也受过良好的教育,看似能享受一个完美的人生,但他的生活和理想之间的矛盾却最终把他推向了深渊。

1878年3月4日有岛武郎出生于东京小石川水道町一个贵族官僚家庭,他的父亲有岛武是萨摩藩邸的家臣,曾任明治政府横滨海关关长,大藏省书记官等职,后在北海道大规模经营农场。母亲幸子是南方没落藩士的女儿,爱好文艺。有岛武郎从父亲身上继承了北方人的理性性格,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南方人的感性性格,成为两种性格的矛盾体。

他自幼便受到了严格的儒家教育和日本武士道教育,后又寄住在美国人家中,入英国学校接受基于基督教文化的欧美式教育。武士的舍己奉上精神与欧美个人主义思想格格不入,“两条道路”是灵与肉、理想与现实、神与人价值观的对立。这种矛盾的价值取向同植于有岛武郎一身,让少年的他颇感苦恼。

1887年,入专为贵族及有产阶级子弟举办的学习院,次年被推荐为皇太子学友。这种荣耀使他从小具有身份认定上的优越感,也使他后来转而同情劳苦大众时产生一种深重的负罪感。

19岁时,他入札幌农校预科五年级,在此期间他加入了基督教札幌独立教会,并在为贫民子女举办的“远友夜校”中任教,情感逐渐转向下层穷人。 12345下一页

大学毕业后,他被征入伍,由于先前的种种经历,他在军队中对无人性的天皇制军队生活和战争的必要性持抵制态度。1903年服役期满,他进入美国哈佛大学研究生院深造,修历史与经济学,在这里他认识到了“置利害关系冲突的两个阶级的实际存在于不顾,无论怎样强行要求从精神上去对财富进行分配(即用宗教式的博爱),都是行不通的”。遂放弃宗教信仰,因与下层穷人的接触而产生同情,他开始接近社会主义。

与此同时,他对文学兴趣日浓,喜读美国诗人惠特曼、挪威剧作家易卜生及俄国文豪托尔斯泰等人的作品,受到人道主义感染。后在英国访问无政府主义者克鲁泡特金,在思想上兼容社会主义与无政府主义。留学后期,他决定以文学表达自己的观点,唤醒民众,挽救社会。1906年发表作《硬壳虫》。

1907年,在游历欧洲后,有岛武郎回国任札幌农业大学预科英语和伦理教师。1910年与作家志贺直哉、武者小路实笃等人创办文学刊物《白桦》,形成了对日本现代文学有重大影响的“白桦派”。因他们在作品中宣扬近代人道主义、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理想,又被称为“理想主义文学”。这时期有岛武郎的作品主要有短篇小说《铲锈工》,长篇小说《一个女人》,中篇小说《宣言》、《迷路》及剧本三部曲《大洪水之前》、《萨姆松和丹丽拉》、《圣餐》等,随之声名鹊起。

1916年,妻子与父亲相继亡故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打击。遂在年底,他放弃了教职工作,回到东京专事文学创作。1917年至1920年是有岛武郎创作生涯的鼎盛期。他在作品中对生活最深沉的问题进行探索,力求解决人们在现实中面临的困惑和苦闷,被视为有良心的人道主义作家。先后发表短篇小说《该隐的后裔》、《出生的烦恼》,剧本《死的前后》、《友又的死》,论文集《艺术与生活》等。长篇小说《一个女人》于1911年开始在《白桦》上连载,直到晚年才完成,是有岛武郎的毕生大作。

这些作品无不是作者心路历程的写照,生离死别的无奈,贵族生活的骄傲感和对穷人同情、羞愧的矛盾,人道主义追求和残酷现实之间的矛盾,西方个人主义精神和日本武士道舍己精神的矛盾……他的这些作品无不是直面人生中同时存在的美好明朗一面和丑恶阴暗一面,在鼓舞为爱与理想而生存的同时,又不能不深深感叹人性中根植的劣性与人类前景的渺茫。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深刻地体会到作者处境的悲凉,精神上的无比矛盾,这些还不够,在政坛上的打压也使得作者无力回应。 12345下一页

1921年,有岛武郎参与新文学刊物《播种人》创刊,后在东京《读卖新闻》上发表论文《无产阶级与文学》,成为日本最早倡导无产阶级文学的作家之一。他还以行动贯彻自己的信仰,将自己在北海道狩太农场的4 500 000平方米土地全部无偿分给佃农,把庄园住宅分给农民居住,并变卖私产作为工人运动经费。他的这些举动在日本社会特别是日本文坛引起很大震动。可他毕竟出身贵族世家,“欢迎革命但又不能完全理解革命”的苦恼一直困扰着他。他思想与文学的内核最深刻地表达了这种复杂心态和尖锐的矛盾。为此,他受到日本文坛左右两翼的非难。

1923年6月,有岛武郎处于极度的思想矛盾中,他的困惑和痛苦已经不是几部小说、几首诗或几个行动就可以排解的,他们让作者无力应付,于是在他死前给三个孩子的遗书中这样写道:“我历来尽力地奋斗了。我知道这种行为是异常的行为,也未尝不感到诸位的愤怒与悲哀。但是没有办法,因为无论怎样奋斗,我终不能逃脱这种运命。我用了衷心的喜悦去接近这运命,请宥恕我的一切。”

6月8日有岛武郎留书外出旅行后便音信全无,直至7月7日,轻井泽管别庄的人才发现他同一个女子缢死在了空屋当中,据说这便是他的情人波多野秋子,这段不让世俗所容的情感最终促成了有岛武郎之死。

通过两人往来的信笺,人们可以了解两人感情的深厚,以及明白当时两个人为世俗所不允许的偷情关系而烦恼的心境,这些信笺也成为洞察两个人最后何以走向殉情的重要资料。当时有岛武郎妻子已经逝世,处于鳏居独身状态,但波多野秋子却是个有夫之妇,因此两人的感情也受到了世俗的不齿。

资料显示,1923年有岛与波多野秋子认识后便恋爱了,但后来被秋子的丈夫春房发现,春房三番五次向有岛要挟金钱,两个人因此陷入被胁迫的无奈状态。感情上的痛苦和生活、精神上的烦恼把作家逼到了绝境,深爱着有岛武郎的波多野秋子,十分理解和同情爱人内心的这份痛苦和无奈。当有岛武郎在巨大精神压力下再难坚持而决心自绝以彻底解脱时,她便选择了同赴黄泉来表达对有岛武郎最真挚深邃的爱。

于是有岛武郎之死成就了他们的爱,也使得这一切矛盾得以化解。正如有岛在另一封遗书上所写的那样,“我所能够告诉你们的喜悦的事,便是这死并不丝毫受着外界的压迫。我们极自由、极欢喜地去迎接这死。在火车将到轻井泽的时候,我们还是笑着说着,请暂时离开了世俗的见地来评议我们。”两个怀着自由和喜悦迎接死亡的人,想必在自缢的那一刻心中仍是满心喜欢愉吧?

12345下一页

易轶

易轶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咨询